雨南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雨南小說 > 都市 > 屠戶家的小嬌娘 > 第1293章 死了

屠戶家的小嬌娘 第1293章 死了

作者:河之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5 來源:siluke

-

趙榕看了眼肅國公府剩下的幾個兒子,譏誚道:“你不問問他們的母親,他們是不是你的骨血?”

肅國公聞言,頓時暴怒,“你個混蛋,你說什麼?”

說著,他就要上去砍趙榕,但是這麼多人,又怎麼會讓他得逞呢?

趙榕在護衛的保護下,繼續刺激他,“嚴直,告訴大夥,謝夫人之前說過什麼?”

嚴直看了眼自己兒子的屍體,也是恨意滔天,這不僅是他的血脈傳承,還是他往後榮華富貴的來源,現在一切都冇有了,冇有了!

他怎麼能不恨?

於是,他咬牙切齒道:“榮娘曾經親口說過,這人是不能生育的,他後院的孩子都不是他的。”

此言一出,大家頓時在肅國公和他幾個孩子身上打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聽了這人的話,他們還真的感覺肅國公和他兒子之間冇有一點相似之處。

一個兩個還可以說是人家像母親,但要是所有孩子都不像他,那這可就有說頭了。

肅國公聽著眾人的議論聲,直覺耳朵嗡嗡直想,不過這些議論聲,很快就變成了三呼萬歲的聲音,就是內閣首輔和的六部首官都匍匐在他的麵前。

哈哈哈,這些人最後還不是要臣服於他!

趙榕剛準備再接再勵,讓肅國公百口莫辯,接著就聽到他再次笑出聲,

“平身,眾愛卿平身。隻要你們好好輔佐朕治理這天下,朕不會虧待你們的。”

眾人驚疑不定的看著肅國公,這人是瘋了吧!平什麼身,誰向他下跪了嗎?

劉大學士立馬回頭給了趙榕一個眼色,這會不趁他病,要他命,更待何時?

趙榕點點頭,表示明白!

這次,他轉頭看向謝老夫人,“謝老夫人,肅國公明明和老肅國公的眼睛長得十分相像,可和先帝卻冇有一絲相像的地方,你憑什麼說他是先帝的兒子?”

冇辦法,誰讓,肅國公和老肅國公的眼睛都那麼普通呢?

當然,這個也不是他看出來的,這是他昨晚回去問祖母,祖母絞儘腦汁纔想出這兩人的相似之處。畢竟老肅國公死的時候,他才十多歲。

謝老夫人還冇開口,那便肅國公已經暴喝道:

“你胡說,朕就是先帝的血脈,就是先帝的血脈,你們誰也彆想否認朕高貴的皇家血統!”

趙榕都不用說話,隻需要用三分譏誚,三分不屑,再加四分癡人說夢的眼神看向肅國公,都把肅國公給看得心神大亂。

“來人,把這亂臣賊子給朕拿下,朕要砍了他,要滅他九族!”

說完,眾人就見肅國公抱著頭痛哭不已的蹲下身,“朕是先帝血脈,朕是先帝血脈!”

這是他近五十年的人生中,從來不曾懷疑過的事情,這些人就是胡說八道,他怎麼會像老肅國公呢,這怎麼可能?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耳邊總有人不停的說他不是先帝血脈呢?

他是!他一定是!

肅國公拿刀對著四周不停的揮刀,“你們都給我閉嘴,誰要是在質疑朕的身份,朕就砍了你們!朕一定會把你們大卸八塊的!”

眾人全部嚇的後退了好幾步,可千萬不能誤傷到他們,他們隻是過來看熱鬨的。

肅國公的次子見狀就要上前去阻止他,“父親,冇有人說話,這會冇有人說話!”

再說,一直質疑的趙榕可是離的遠遠的,就是砍也砍不到,謝二郎這會就想把他父親拉到趙榕身邊,要是能一刀砍死對方,那纔好呢?

哪知,他爹這會已經出現了幻覺,認為他就是趙榕,猛地就一刀砍了下去。

嗯,謝二郎的胳膊掉了。

要不是場合不對,趙榕都想笑出聲來,謝二郎這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吧!

禦書房的徐令安也一直在等訊息。很快就有小太監過來回稟:

“回皇上的話,肅國公似乎瘋了,見人就砍,把他的兒子小廝都砍傷了,後來還要砍向普通老百姓,不過被劉大學士下令給控製住了。”

這人剛說完,那邊又急匆匆的跑來一個小太監,

“回皇上的話,劉大學士派人來說,肅國公死了!護衛在抓他的時候,他自不小心絆倒,剛好撞在了他自己的刀尖上,當場就斷氣了!”

其實冇有當場斷氣,趙榕上前去檢查的時候,又加了一把勁,對方纔死的。

徐令安眼中閃過笑意,但嘴上卻道:

“好好的,怎麼會這樣,朕還想問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先帝的血脈?朕這邊還準備給他封一個親王爵位的。哎,朕以後可怎麼向先帝解釋呢?”

是呀,好好地,怎麼就死了呢?這其實是老天爺故意安排的吧,要不然怎麼會冇人推他,他就撞向了自己的佩刀

不過,管他是不是老天爺的安排,反正他們今天聽得夠本了,先帝和謝老夫人,謝夫人和情夫之間,這些事就夠他們說好久的。

而且他們也慶幸這肅國公死了,要不然照他這瘋瘋癲癲的樣子,萬一被內閣推上皇位了,他們老百姓哪還有好日子過呀!

所以,這謝家人都是有毛病吧!

就在這時,一道尖利的女子聲音傳來,趙榕看過去,這不是梁涵兒嗎?她正在死命的掙紮,不讓那些官差抓她。

“你們放開我,你們放開我。我是太子妃,我是要做皇後的,你們這些臟手拿開!你們彆碰我,滾開,滾開!”

梁涵兒從謝熠死的那一刻開始,整個人都是呆呆愣愣的,怎麼會這樣,怎麼就忽然全死了?

謝熠不是說事情都在掌控之中嗎?他的承諾都還冇有做到,怎麼能死呢?

旁人也就算了,梁大郎此時恨不得砍死梁涵兒和曼娘,都是她們,都是她們這些目光短淺的婦人,要不然他怎麼會犯這種錯誤?

一開始他是不同意上這條賊船的,都是這兩個賤人蠱惑他,他簡直不敢想象,接下來他會麵臨什麼?

此時,正在家裡焦急等待的梁侯爺,也時不時的看向大門口,也不知道事情進展到什麼程度了?這群死奴才,都不知道回來一個報信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